“沿海之龙”为何变成“乡土之虫” - 综合 - 芭厘时尚网-巴黎时尚网-巴厘时尚网---专业时尚网站,引领时尚生活。(80后之窗兄弟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兄弟站:80后之窗 欢迎来到芭厘时尚网!登陆注册 IT 数码 游戏
娱乐八卦 公益慈善 会展活动 时尚 品牌 综合
“沿海之龙”为何变成“乡土之虫”
2014-06-25 15:07:46   来源:   编辑:江圆 0条评论   分享本文
  “沿海之龙”为何变成“乡土之虫”

  ——青年企业家洪升华回乡创业“水土不服”的坎坷经历深度剖析

  新闻人物资料:洪升华,男,工商管理研究生学历,原籍湖南攸县,广东深圳人。中国东盟理事会理事,广东省深圳市人力资源协会副会长,柬埔寨丰隆(国际)农业科技产业园董事长。曾任职珠海天年集团、深圳冠日通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西风科技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爱施德电讯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大型上市股份公司高管,并且在越南、泰国、柬埔寨王国等东南亚国家建立多个经济实体,现为湖南株洲湘龙竹木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

  洪升华先生近影

  正值壮年的洪升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当初带着报效乡梓的满腔激情,从特区前沿回到家乡湖南攸县投资,却遭遇严重的“水土不服”:不光自己带回的3000多万投资资金损耗干净,还身陷高利贷困境,被打断肋骨构成伤残;工厂也被强迫停工停产,厂区大门被人用渣土封挡,员工被人强行驱赶,工厂多次被抢被盗财物高达数十万元……如今,身在上海治病的他,有家不能回,有厂不能进,四面楚歌,求救无门!联想到当初自己被请回乡时的风光无限,再看到如今的落魄窘状,他恍若一梦!

  赤子之心报效乡梓,硬汉激情创业百折不挠

  2009年11月23日,湖南省攸县“四大家”一把手在广州市凤凰城召开了招商引资大会,号召在粤爱乡的知名人士回乡投资。当时,作为攸县籍人士,洪升华是湖南广州南沙同乡会副会长,生意触角遍布交通、旅游、矿山及文化等领域,曾担任广东多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在越南、泰国、柬埔寨等国家拥有多个经济实体。当时的他,住在广州的別墅区,每天轮换开着宝马、路虎车到公司巡查工作。在这次大会上,如果他不曾做出一个决定,也许,他的生活不会发生如此大的转折!

  在这次招商会上,看着家乡父母官言辞恳切,并为招商承诺了种种政策红利,在现场的他颇为心动。记忆将他拉回了少时的时光——

  洪升华幼年父母离异,由母亲一手拉扯大。少时的艰辛磨砺了他坚韧不服输的性格,这种真男儿的性情,也让他成年后在职场和生意场无往不利,结交到了一大批真心朋友。

  时年刚满40岁的洪升华儒雅精干,可是提起他的创业经历,可能三天三夜都讲不完(他的经历曾被《凤凰卫视》《深圳卫视》《南方都市报》《湖南日报》等多家媒体做过专题报道)——他从20岁开始创业,摸爬滚打,创业次数多达数十次,足迹遍布不同行业:当过煤矿主,也当过“出租车大王”;当过猎头公司的老板,还做过上市公司的总监、CEO……几经起伏,他终于在不惑之年,收获了人生的成功。现在,家乡领导前来招商,原本就有回乡创业、报效乡梓之心的洪升华,心头为之一动。

  为响应号召,2009年底,洪升华回到故里,用一个游子的赤诚,投资3000多万元收购了位于攸县新市镇原本濒临倒闭的株洲湘龙竹木制品有限公司。这是株洲地区第一家台资企业,也是湖南省首批龙头企业。因为经营管理不善,导致资不抵债。当时,第一眼看到厂区野草丛生,一片荒芜的情景,洪升华不仅有些心凉,可是他很快认清了现实:要干就干得轰轰烈烈,干出个人样来,对得起这一片家乡的土地!很快,他在全县范围大规模招聘员工,又在全国重金吸纳人才,相继投入数百万元进行厂区扩建绿化、亮化和厂区生活区硬化,将厂区面貌变得焕然一新。

  一年后,他又投入1100万进行技术升级改造,公司研发的“携福木语”系列家具、地板,在2010年湖南家博览会上获得金奖。为了让湖南本土的家具企业占领沿海市场,并为走出国门夯实基础,洪升华又斥资300万在广州琶洲会展中心包下了上千平米的展厅,做为公司的一个形象窗口,长期对外展示销售。

  湘龙公司在这一时期发展迅猛。2010年底,洪升华应柬埔寨副总理、四星上将涅文才先生邀请,率领公司精英团队,赴柬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考察访问,并与数十个当地知名企业签定了进出口协议,拿到上千万的产品订单。

\

  洪升华与美国企业签定合作协议
\

  柬埔寨副总理涅文采接见洪升华

  湘龙的业绩,一度让招商引资的家乡领导为之骄傲,并得到了省市各级领导的高度关注,被当做当地样板示范企业,经验广为宣传推广。那时,公司几乎每天都要接待几拨前来考察的市县镇各级领导。鉴于湘龙的出色表现,当年,攸县科技局还给他颁发了10万元的家居创新奖。

  水土不服,名企“去乡土化”之路漫漫

  从2010年开始,由于湘龙公司处于一个快速发展上升期,而前期投入过大,当地各方面政策不如南方规范,伸向企业的手过多,此时的湘龙公司像一个负重前行的老牛,一边干活一边喘气。那时,厂区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工厂内员工正在热火朝天干活,而园区办公室却一波接一波地接待前来视察的各级领导。新市镇距离县城有十五六公里,只要是县里下来人视察,他们不但要陪好、管好饭,走时如果领导看中厂区的某件家具,还得二话不说地送好……

  这些“规矩”,让生来直爽性子的洪升华很不习惯。他做事,却被牵绊太多的精力。可他也知道,毕竟这些都是领导,丝毫不能怠慢,否则在后面的工作中,随便给你一个“小鞋”穿,企业都是吃不了兜着走。有时,洪升华在坐高铁前往广州办事的路上,接到下属的电话,说某领导要到厂区检查工作,晚上点名要他陪吃饭,他就得赶紧就近一站下车,站也不出,再赶回厂区……

  在内地干企业之累,远远赶不上接待领导和处理各种复杂关系之累!这是洪升华回乡以后最大的感受。在南方打拼多年的洪升华记得,以前在广州、深圳等地,有领导来公司视察,一般情况不会在公司吃饭,个别有私交的领导吃饭,大多也是在公司食堂吃员工餐,感受一下企业文化。而这如果放在内地,如果用员工餐招待领导,那就成了大不敬!

  吃喝招待等,这些也许是司空见惯的小事,更大的是企业发展遇到了瓶颈,很少有官员主动为企业分忧。从2011年开始,洪升华明显就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湘龙公司就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把他所有的精力、金钱全部吸了进去。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周都在高铁上往返湖南广东之间,目的只有一个——把自己在南方挣到的钱,带回来补贴到湘龙公司。他当时只有一个信念:无论如何,生产不能停,员工的工资不能停,发给客户的货不能停!

  可现实却无比残酷。摆在他眼前的是,由于后续资金不足,他前后已为这个厂子砸进了四五千万,可由于没有政策和银行资金支持,湘龙已慢慢陷入困境。两个备受煎熬的股东也心态各异,有的要退股拿钱,有的已志不在此、另找退路。为了稳定军心,洪升华忍痛出售了自己在广东羊城之旅的股份,套现400多万元投入到湘龙之中。可这仍是杯水车薪,很快,这笔钱又用光了……

  而个别官员索拿卡要、滥用职权的事更是时有发生。2011年底,湖南省发改委安排给“株洲湘龙竹木制品有限公司”技术改造的项目资金35万元,但湘龙公司却没有拿到一分钱,多次询问攸县财政也没有结果。2012年4月,省发改委验收项目时发现该款没有到企业,经洪升华多次追讨,只要回项目扶持款10万元。

  由于早在2011年8月,根据攸县政府回购土地的会议纪要,明确了县城建投3000余万元的结算款给湘龙公司,但这笔钱去迟迟不能到位。面对公司出现了的资金链可能断裂的危机,洪升华想尽了办法。这时,由中间人牵线,他以公司100余亩土地、20000平方米厂房及所有的设备存货为抵押物,向中国银行株洲分行提出3000万贷款的申请。中国银行株洲分行委托湖南省经济信息委下属的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小担保公司)进行贷款风险评估担保。

  2012年3月,湖南省中小企业担保公司指派业务部经理范某负责调查湘龙公司的贷款资质。之后,范某又指派公司项目部的黄某和风险部的丁某前往湘龙公司做详细调查。经过十余次调查,范某向洪升华承诺,3000万贷款没问题,由他运作,但要求收取5%、即150万的回扣。后来,他又要求洪自行协调与中小担保公司董事长的关系,主动将回扣降到4%合计120万元,并于7月22号委托他人与洪升华补签了书面协议。

  鉴于当时湘龙公司急需贷款扩大生产规模、进一步开拓国内外市场,洪升华被迫答应。

  为了尽快让担保手续审批下来,洪升华先后分几次给范某送去巨额资金(这笔钱算4%的回扣预支款)。在等待贷款审批期间,范某在一些大酒店等娱乐场所消费后,经常打电话或发短信通知洪升华前去买单。洪升华一脸尴尬无奈地告诉记者,自己成了他们的提款机。尽管他心中不乐意,但为了担保顺利批下来,他每次都强装笑脸,随叫随到。然而,虽然中小担保公司这边的高管们一再承诺此项目他们会办下来,可原本以为一两个月内可以定案的事情,却被无限期拖延,洪升华经常是三天两头,甚至深更半夜往长沙跑,一会补充这个资料一会补充那个资料。

  2012年5月的一天,范某找到洪升华说,他已经将湘龙公司的贷款风险评估调查结果汇报给了中小担保公司领导,公司董事会研究后,担保就会很快批下来。有了范一的承诺,洪升华先后又追加几百万投资,大胆地扩大生产规模,并与北美最大木屋生产商——南方大地木屋公司签订了共同投资引进北美原木和开拓该公司木屋在中国的市场。而就在湘龙公司业务蒸蒸日上、急需外来资金做后续动力把企业做强做大之时,中小担保通过11个月的反复研究,却传给洪升华以及湘龙员工一个绝望的消息。

  原来,范某把对湘龙公司的调查材料汇报到公司后,9月29日,中小担保公司召开了董事会进行讨论。但最终经过投票,该公司董事会没有通过为湘龙公司3000万贷款做风险担保的项目。

  听到这一消息,洪升华傻了,湘龙的员工也傻了。为了促成此事,洪升华花费巨额资金,耗费近一年的时间和精力,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更关键的是,由于资金周转不开,湘龙公司很快处于停产边缘,员工的工资无法及时发放,有订单也不敢接。公司的工人也是人心惶惶,怨声载道。

  针对中小担保公司相关人员索取财物而不兑现承诺的说法,洪升华十分气愤。他说,自己已将四五千万的现金投入到湘龙。自他收购之日起,湘龙的发展和进步有目共睹,贷款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企业更好地发展,为当地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如果当初他们的高管不拍着胸脯许诺,不索取并收受巨额回扣费用,我们也就不做这个指望;而且,如果项目能在一两个月内定案,我们也会尽早通过其他渠道融资,不至于走到今天的绝境!”

  落泪是金,是谁导致了“湘龙困局”

  此时,湘龙公司已经停工停产,国内外不断飞来订单,他们却无力赶制,公司陷入了绝境。

  看着前半生打拼下的家业,全砸在了这个公司上,而现在,面对一个如此优质的公司,却因资金问题回天无力,面临即将破产的境地,欲哭无泪但又不甘心就此放弃的洪升华,决定最后放手一搏!

  他卖掉了广州的别墅,让妻儿住进了临时租下的房屋,自己的宝马、路虎车也全部低价卖出。然后,他调度自己所有生意场上的朋友资源,恳求他们出手相助,可应者寥寥。公司方方面面都等着用钱,走投无路的洪升华,只好向亲友借钱。可由于他长期在深圳、广州发展,回乡后人际关系不熟悉,难以筹措足够的资金,经公司董事会研究同意,他以月息2分为条件,向身边亲友筹款。

  这时,他生命中的一个贵人——洪辉女士也为他挺身而出。

  洪辉,中共党员,原系中国银行攸县支行分理处主任,在银行连续工作工龄20年,是位热心快肠、重情重义的职场女强人。她的家族中经商者众多,在攸县当地属名门旺族。

  在湘龙公司重组启动之时,洪辉看到该公司经营状况非常好,在县政府的主导下就代表银行一方与湘龙公司签订了银企合作协议。她亲眼见证了湘龙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的全过程。出于对本土企业的厚爱和对洪升华创业精神的钦佩,她主动出面帮湘龙前后筹措资金400多万元;湘龙公司的资深老员工王大曼,是攸县本土人,他也不忍心湘龙就这样垮掉,四处高息筹措了157万元;连公司的一名老保安,为了救厂,也拿出了1万元的养老钱……企业就要起死回生了,面对这么好的亲友,这么好的员工,洪升华从不轻弹的男儿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湘龙公司停工已久的车间流水线重新动了起来,员工们又陆续回来了,20多项家具专利也注册了下来,一切都在往好的一面发展。可好景不长,民间借贷的巨大风险浮出水面。

  民间借款往往裹挟着一些黑恶社会势力从中作祟,这些人做人不讲原则,做事不择手段,借出去的钱,成了放出来的高利贷。湘龙公司员工王大曼为公司借款157万元,湘龙公司先后支付了69万用于偿还欠款。借款时公司同意支付2分的月息,可王大曼数次被当地黑恶势力限制人身自由,并且多次遭到殴打,强迫要求按照月息8%~30%计算利息。这些人还多次到洪辉所在的工作单位要挟,声称要搞死搞臭她。为了保全单位声誉,洪辉2012年底被迫辞职,在这些债主的逼迫下,到处东躲西藏地过日子。

  刚刚有点起色的湘龙公司,再次陷入停产的危机!

  2014年1月9日,洪升华出差株洲。上午9时40分许,他在株洲天元区铭逸酒店5楼用早餐时,被攸县籍谢姓男子带领不明身份的人寻衅滋事、殴打,致右侧第11肋骨骨折,腰1椎体横突骨折,构成轻伤二级,住院一个多月,花费医疗费用6万余元。这期间,由于没有钱看病,洪升华被医院停药,差点被赶出医院……

  住院的那些天,由于同情他的遭遇,自身尚且难保的洪辉到处借钱,偷偷给洪升华看病。而雪上加霜的是,2014年3月15日上午8时,湘龙公司再次被当地黑恶势力骚扰,将公司工人驱赶出去,抢盗公司数十万财物,锁住公司所有出入门,并且开来挖掘机损毁企业绿化林木,将公司所有大门用泥土和石块封堵,堆填物达数十吨,致使公司工人无法出入,工厂无法生产、生活。

  公司数度求助县政府和政法委,并出具书面报案报告到县政府有关领导手上,结果状况仍无改观!这下,求助无门的洪升华彻底心死了!

  2014年4月,洪升华身上旧伤发作,他带着伤残之躯和满腹的悲愤,远走上海治病。在上海治病期间,躺在病床上无人照料的他,想到自己从前的风光,再想到今天几近家破人亡一无所有的凄凉心境,不禁悲从中来。那片他深爱的家乡故土,如今,怎么还能让他再热爱得起来呢?他未来的路到底在何方,是该重新回去,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还是从此浪迹天涯再不回那个伤心地了呢?

  当他想到刚刚落成攸县宏伟的政府新办公大楼建得富丽堂皇,堪称国内“县衙”之最,再想到这些父母官面对引资回来的民企生死不顾,他不仅为选择回乡创业后悔不迭,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他决不会这样傻了,这是他人生最大的一个败笔!

  【编后】

  5月30日新华网以《李克强:看住向企业乱伸的手》为题,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减少和规范涉企收费、减轻企业负担,部署落实和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决定对国务院已出台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开展全面督查。

  树立言必信、行必果的良好政风,提高政府公信力,让企业和群众享受政策红利。建立了权力清单制度,不允许为官乱为,也要明确和强化责任,克服“只要不出事、宁愿不做事”的为官不为和“不求过得硬、只求过得去”的敷衍了事。国务院将派出督查组,对落实不力的严肃问责,促进政策措施尽快落到实处、见到实效。

  总理之话,言尤在耳,可政策落地,却有待督查。湖南株洲湘龙竹木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洪升华回乡创业的坎坷经历,极具代表性,管中窥豹,反映出了内地民营企业群体的生存之艰。他们是一批想干事,想干成事,想用沿海学到的优秀管理经验来,带回内地,报效乡梓,带乡亲们走共同致富之路。如果基层政府真能做到忧民企之所忧,真心实意为企业办事,为企业献计献策,那么“洪升华们”回乡创业时的满腔激情,最后就不会变成如今的满腔悲愤!

  记者对话

 \

  面对眼前的困境,洪升华陷入了深思

  2014年6月8日,记者前赴长沙,在长沙富丽华大酒店,与洪升华先生当面进行了深度交流与采访,对文中一些未尽事宜,以此番对话中加以补充。

  记者:当初你回乡创业时,为何选中株洲湘龙竹木制品有限公司,听说这是湖南省林业的龙头企业,你选择操盘这家公司,生产家具和地板系列产品,是基于何种考虑?沿海这种企业众多,在内地办这样的企业,有何竞争优势?

  洪升华:

  首先,我对湖南家具品质很有信心。湖南家具产业整体落后于全国,无法与广东东莞、佛山、顺德和江浙家具比美,但湖南家具产业却有着非常大的发展潜力与发展前景。湖南、湖北、江西周边几个省份人口众多的市场资源有着潜在的优势,也因为我们有非常丰富的地方林业资源,有着无与伦比的区域优势,随着政府对湖南家具产业的重视,我相信在实木家具这个领域,湖南家具发展空间巨大。

  湘龙公司是个没落的贵族——它是株洲第一家台资企业,也是第一批省级龙头企业,花园式企业,更是拥有省林业厅核准的“湖南省野生动植物加工生产经营许可证”,持有特殊行政许可企业;这些资质和巨大的无形资产需要多年的打拼和沉淀才能取得。

  其次是,因为我于2004年在柬埔寨王国建立了第一家农业科技产业园,在东南亚接触了解和发现了丰富的红木资源,并与政府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为我们的原材料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同时我们在美国与南方木屋公司建立了良好的战略合作关系,就围绕休闲度假的纯木别墅,园林建筑构件的生产,每年我们都能够实现一亿以上的销售。

  加之,这些年,我在香港、广州、深圳沿海城市有自己的企业或办事处,设想收购湘龙公司,形成沿海为店,湖南为厂的“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形成沿海和内地对接互补,这个思路在五年后的今天看来还是极具前瞻性。

  记者:在内地办企业,与沿海办企业,最大的不同是什么?湘龙曾经在你的手上创造过辉煌,现在沦落到这种境地,你感到“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

  洪升华: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只是最近我在病床上躺了几个月,才腾出时间来反思。在内地办企业拼的是官场人脉,想把企业办好,得有当地主要领导支持;在北上广沿海城市办企业除环保之外,讲究的是流程,政府搭台,企业唱戏,讲究的是真正的市场化运作,公平竞争,淡化了人脉关系。

  至于您刚才提到“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我想可能是自己被压垮的意志。当我看到我20年前的老朋友——湖南株洲太子奶集团李途纯在湖南的遭遇;又看到2013年6月民营企业家王检忠从湘潭市政府办公楼15楼跳楼身亡,再联想到自己被当地黑恶社会势力殴打致伤的处境等等,我真的很绝望,在内地维护和伸张正义的成本太高了,不是我可以承受的……

  记者:你原本有数千万的资产,可以在南方甚至是在国外过上不错的生活,何必要回乡这番折腾?当此路不通时,为何没有想过重新杀回南方,为何一直要坚持至今?这是不是与你不服输、不言败的性格有关?

  洪升华:

  您说到这个问题,我想不完全是性格使然,不服输、不言败的性格只是导致我不放弃的原因之一。这也与我的一些经历和个人情结有着必然关系。

  首先,攸县是我的故乡,这里有着一大批著名的爱国爱乡人士。记得在我回乡前的一次南方饯行宴会上,我们攸县籍老将军周玉书的讲话,他对家乡发自内心的热爱深深地感染了我。我时常觉得我们这些子弟应该有责任或者使命回乡发展,为家乡经济发展尽一把力;

  其次,有一件事,我至今不能忘怀:2008年的大年初二,我回乡探亲时发生一起车祸,当时,我与我车里的朋友身均受重伤,浑身是血,当时攸县的一位的士司机路过,把我和朋友送往医院,大过年的我们身上的血把他车后座全部染红了,他却把我们送到医院急救后没有收取一分钱就走了。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我回乡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这位好心人,可惜至今没有找到,家乡好人多,这也许可以诠释我为什么会对这片土地爱得如此深沉。

  记者:听说你今年4月还遭受了一场牢狱之灾,被当地公安拘留了5天,这是什么原因?你如何看待此事?

  洪升华:

  这件事发生在2014年3月6日。我这个人原本不应该犯如此低级错误,也实在是走投无路。当时政府欠我土地结算款3100余万元,我奔波了两年后在2013年年底终于层层审批完。付款协议明确了是2014年2月28日前付款,我同样约定我的债权人在同日兑现,可一天天拖到了3月6日,债主胁迫我恐吓我,甚至把刀放到我脖子上要求还款,我当时真是被逼疯了。当时,我确实是做好了到县政府跳楼的准备,遗书都写好了。就这样,由于我当时的过激之举,导致被当地行政公安拘留了五天,我为自己的冲动买单,以后也不会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记者:你在回乡创业这些坎坷经历中,当自己前半生的财富在家乡败光,你自己人身又遭遇如此不公对待,你最想不开,翻不过去时,有没有过消极的想法?最后你又是怎么说服自己的?回乡的这些年中,难道遇到都是一些不公事,坏人小人?有没有帮过你的亲友或领导?

  洪升华:

  回想到自己当初热血沸腾回乡创业,现在后悔得恨不得打自己耳光,我把钱亏掉事小,更严重的是我现在整个人都抑郁了,总想着自杀,甚至,连高楼的窗户边都不敢去,住酒店我都选低楼层,真怕自己随时都有跳楼自杀的冲动,开车时也有从立交桥上冲下去的冲动。事情发展到今天,我除了放不下自己儿女和父母的同时,更放不下曾经帮助我的每一位朋友。

  同时,我身边还有很多对我非常关心的好领导,好乡邻。攸县籍周玉书将军,不顾八岁高龄,五年来先后回乡省亲两次,每次都特意来到我公司视察,深入公司各个车间、仓库、员工宿舍、甚至关心到公司食堂卫生,这种感情足以让我泪流满面。我在攸县这些年,有位当副县长的领导,经常在白天工作忙碌完毕,晚上开车近二十公里路到公司宿舍看望我,嘘寒问暖,了解企业困难,此种情怀让我感动至今。

  记者:你的企业现在厂门被堵,工人被赶,你们报警难道政府是怎么处理的?你后期将如何维权?

  洪升华:

  2013年10月14日,我公司向县政府、县政法委和公安部门递交了书面报告,汇报了我公司高管被当地的黑恶势力绑架到江西,车辆被抢走,公司库存商品被盗财物数万元,县城投资200万元的专卖店被强占请求立案查处,至今没有结果。

  2014年1月下旬,公司被当地派出所临时工易某半夜抢走财物10余万元,公司报案后,得到回复是退回抢走物品,开除该临时工。至今,这批赃物也没有退回。

  2014年3月15日,公司大门被当地黑恶势力用几十吨石土封堵,生产工人被驱赶,园林绿化被铲除。公司负责人电话报案,但3个月过去了,这些门仍被封堵着,造成损失无法计算。

  记者:你上次被打伤,现在伤情恢复如何?这伙人有没有得到惩处?

  洪升华:

  我是于2014年1月9日被打伤,当时报案后派出所出警了。经过法医鉴定是轻伤二级,伤残十级。由于我先后住院4个多月,凶手一直逍遥法外,在事发第九十天,警方告知我,说凶手已经列为网上追逃了。2014年5月中旬,警方告诉我凶手被取保候审,建议我与凶手签赔偿协议。我于5月底被迫接受赔偿,其实,我要了这点赔偿能够做什么呢?我实在没有精力与他们纠缠下去了。

  记者:你今后如何打算?厂子还等着你回去开工,假设在什么样条件下,湘龙才可能走出这场危机,如果真能走出这场危机,对湘龙未来你还有没有信心做大做强?

  洪升华:

  我现在最大的希望是尽快恢复身体,毕竟我现在生活还不能自理。

  如果政府能够出面协调,我按照借款的实际数据,按照银行同期利息四倍补偿给这些人,那么公司债务清偿指日可待。如果治安坏境能够好一点,员工不再被驱赶恐吓,盗抢的财物能够追回,湘龙公司依托目前良好的设备和成熟的技术,我想这个经历了15年风雨的龙头企业,能够实现复兴。当然,这些都是建立在“如果”的基础上。我更恐惧担心的是其他方面不可预料的如果……

  来源:中国网 http://minqi.china.com.cn/minqiminsheng/mssy/16400.html

(本文来源:;)

相关新闻


黔ICP备13001804号-6 娱乐八卦 公益慈善 会展活动 时尚 品牌 综合 服饰 美容 情感 旅游 商道 综合 美女 时尚 北京:丰台区南曦大厦D座12层
贵阳:云岩区圣泉流云花园-观云邸1栋
内容投诉:[email protected]
投稿:[email protected]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288号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免责声明